每日优鲜变“每日忧险”?4年烧光百亿造血难题待解

面对四年亏损超百亿、年报“难产”、濒临退市的窘境,山西东辉集团2亿元股权投资可谓是为每日优鲜注入了一剂强心剂,虽然该“救场”式投资能一定程度上缓解每日优鲜紧张的资金压力,但每日优鲜如果不从业务本质上寻求突破,或许很难改善自身颓势的业绩。    

在二级市场表现上,每日优鲜同样不尽人意,股价已连续两日跌幅超10%,截至7月20日收盘,每日优鲜报报收0.291美元/股,较IPO发行价跌去97.76%,总市值为6852万美元,市值蒸发超百亿元。

卷入漩涡

每日优鲜又一次卷入漩涡,难以自拔。7月20日,有消息称,每日优鲜计划出售智能生鲜市场业务部分股权,每日优鲜对该部门的估值约为1亿美元,已超过目前每日优鲜6852万美元的市值。    

就在前一天,7月19日,每日优鲜联合创始人兼COO曾斌卸任北京每日优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,同时退出公司董事长、经理、监事。

而更早之前,7月11日,每日优鲜披露“次日达”业务某些交易存疑,已进行独立内部审查,由于“次日达”个别员工的不当行为,影响了每日优鲜2021年前三季度的营收数据确认,该事件未对公司报告的利润和资产负债情况产生影响,对每日优鲜2021年前三季度营收的影响约为10%。

紧接着,每日优鲜被曝出3天内关闭了9个城市的极速达业务,对此,每日优鲜回应表示,9个城市极速达业务暂时关闭,用户无法购买生鲜产品,目前保留了云超特卖业务,最快可次日达。

从曾经火速砸重金开城推广,到如今一二线城市业务短时间批量性关闭,从核心管理层的卸任到内部人员存疑交易,每日优鲜再一次被推向了风口浪尖,也暴露出每日优鲜业务及内部管理等方面存在的诸多问题。

卷入漩涡的每日优鲜,甚至被市场认为已经走到了生死关头,但摇摆之下艰难求生的每日优鲜等到了“白衣骑士”救场式投资。7月15日,每日优鲜宣布与山西东辉集团(下称“山西东辉”)达成股权战略投资合作协议,山西东辉计划向每日优鲜进行价值2亿元的股权投资。

对于仍处于巨亏之中的每日优鲜而言,如果按照其以往亏损烧钱速度推算,每日优鲜现金流大约够撑三个季度,2022年二季度则成为每日优鲜补充现金流的关键期限。幸运的是,每日优鲜等来了“白衣骑士”的救场。山西东辉的2亿元股权投资虽可解燃眉之急,但不能自己造血,仅凭输血,并非治根治本,也非长久之计,对每日优鲜而言,关键仍在于自救。

亏损或进一步扩大

业绩方面,同样难言乐观。成立8年,每日优鲜一直未能打破亏损的魔咒。据招股书披露,每日优鲜2018年至2020年净亏损分别为22.316亿元、29.094亿元、16.492亿元,三年累计巨亏67.902亿元。    

2021年前三季度,每日优鲜的累计亏损达30.175亿元。财报显示,2021年一季度,每日优鲜净亏达6.103亿元,较2020年同期1.947亿元,同比扩大213.46%。2021年二季度,每日优鲜净亏达14.332亿元,较2020年同期的净亏损3.398亿元,同比增长321.8%;2021年三季度,每日优鲜净亏达9.74亿元,较2020年同期亏损4.83亿元,亏损同比扩大101.66%。每日优鲜预计,2021年第四季度亏损为7亿元,2021年全年亏损预计为37.37亿元至37.67亿元。

截止发稿前,每日优鲜尚未发布其2021财年四季度及年报,有消息称,每日优鲜年报推迟或受到“次日达”业务某些交易存疑影响所致。5月24日,每日优鲜在收到退市警示后发布公告称,将按照纳斯达克的规定,在60个工作日内发布财报。随着纳斯达克的规定日期的临近,以及每日优鲜发布独立审查结果,每日优鲜2021年年报披露日期或将姗姗来迟。

若按照推算来看,2021年每日优鲜亏损或超37亿元,将进一步扩大。对于4年亏损超百亿的每日优鲜而言,还面临着“债台高筑”。据每日优鲜三季报显示,每日优鲜三季度持有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为21.72亿,同期流动负债高达32.23亿元。

此外,每日优鲜拖欠供应商货款的消息被接连曝出。据腾讯新闻报道,今年3月起,每日优鲜拖欠供应商货款的消息不断传出。时代财经报道称,每日优鲜供应商被拖欠货款金额超400万元。据Tech星球报道,每日优鲜的账期变长,由原先的两个月时间变为如今的105天。据每日优鲜财报显示,截至2021年三季度,每日优鲜尚未支付的供应商欠款净额达16.52亿元,同比增加34%。

与此同时,每日优鲜的向供应商的付款周期也逐渐拉长。据每日优鲜招股书显示,2018-2020年,每日优鲜尚未支付的供应商欠款净额分别为7.39亿元、14.19亿元、10.88亿元,同期付款周期分别为40天、55天、72天。面对不断延长的付款周期,高负债下每日优鲜的资金链紧张程度可想而知。

前置仓模式“钱景”几何    

持续性亏损犹如悬在每日优鲜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,而同样采用前置仓模式的叮咚买菜也同样难逃亏损的泥潭。财报显示,2019年至2021年,叮咚买菜分别实现亏损18.734亿元、31.769亿元和64.3亿元。前置仓盈利难题是行业共性问题。

这不禁让人对生鲜电商的前置仓商业模式产生质疑。前置仓商业化难道是个“伪命题”?2020年3月,盒马的前置仓业务盒马小站被全部叫停。盒马CEO侯毅曾公开表示,前置仓的模式并不合理,前置仓模式是做给VC看的,从生意模式本身来讲,前置仓是不可能盈利的。面对上述疑问,笔者向每日优鲜发送邮件,但未获得回复。

从数据来看,履约成本确实是每日优鲜的紧箍咒,据招股书显示,履约费用是每日优鲜运营费用的最大头,2018年至2020年,公司履约费用分别为12.393亿元、18.330亿元、15.769亿元,履约费用占总收入的比例一度达到34.9%,占营业费用最高达59.6%。

面对短期内无法压缩的履约成本,每日优鲜除了不断拉长结算周期,把资金压力转嫁给上游供应商,还将目光放在了供应链成本控制上,在水果蔬菜等生鲜非标品采购上,其采购价格可能相差数倍,但如果过度控制,则会失去越来越多优质供应商。

目前,每日优鲜也在寻找新的突破口,希望找到自己的第二增长曲线,每日优鲜做起了零售云和智慧菜场,收购无人便利店品牌“在楼下”,寄望去抢占“25%乃至40%的市场份额”,但面对拥挤的赛道强手如林的竞争对手,留给每日优鲜无论是时间还是发展的空间并不多。

当资本热潮退却,只有在供应链、运营流程多方面不断优化,找到适合自己步伐的节奏与打法,进行差异化竞争才是生存之道。


posted @ posted @ 22-07-30 03:08  admin  阅读量:
亚投彩票平台,亚投彩票官网,亚投彩票网址,亚投彩票下载,亚投彩票app,亚投彩票开户,亚投彩票投注,亚投彩票购彩,亚投彩票注册,亚投彩票登录,亚投彩票邀请码,亚投彩票技巧,亚投彩票手机版,亚投彩票靠谱吗,亚投彩票走势图,亚投彩票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亚投彩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