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48年围歼黄百韬, 华野伤亡惨重, 粟裕为何下令禁止上报伤亡数字

“我问你伤亡人数,你跟我扯这个干什么,部队伤亡多少人,你主管的不知道吗?”

1948年11月,指挥部内,华东野战军司令员粟裕猛地一拍桌子,对着电话那头吼道。

平时温和的粟裕鲜少会发这么大的火,他这一吼,吓得指挥部里鸦雀无声。

电话那头是华野四纵司令员陶勇,有“拼命三郎”之称的他,此时也是有苦难言,部队损失已经超过三分之一,可是阵地还是没有拿下来,他实在没脸上报部队的伤亡情况。

听到粟裕发火,陶勇知道瞒不下去,只好把伤亡情况如实上报。

放下电话后,粟裕轻轻地叹了一口气,对着作战指挥图沉思良久,终于做了一个决定:

战斗胜利之前,各部不再统计伤亡人数!

之后,粟裕指挥的华东野战军,与黄百韬兵团血战碾庄圩(音“围”),为淮海战役拉开了胜利的序幕。

全歼黄百韬兵团,是淮海战役首要目标

1948年春,为了打破中原地区的僵局,毛主席决定让粟裕带领华东野战军渡江南下,以此转移国民党军的视线,使其军队从中原离开。

对于这个计划,粟裕有自己的看法。

粟裕认为,要想打破中原地区的僵局,关键在于集中更大的兵力,打更大规模的歼灭战,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,扩大我军的优势。

但是这个想法,与中央的战略计划有较大的出入,经过仔细研究,粟裕觉得自己的战略可行,于是,他三次向中央军委去电,建议华东野战军3个纵队暂缓渡江,留在中原地区,打一场大规模的歼灭战。

粟裕的固执,让毛主席和中央军委对他的建议也重视起来,4月30日,中央特意在阜平县南庄召开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,会议的议题之一,就是“陈毅和粟裕兵团的行动问题”。

会前,粟裕匆匆赶到,在会议上做了汇报,详细阐述了在中原黄淮地区歼敌的方案,经过研讨,中央军委表态通过了粟裕的战略建议。

同时,中央决定将原华野司令员陈毅调至中原野战军,由粟裕担任华野的司令员兼政委一职,负责指挥华野接下来的军事行动。

随后,粟裕便按照之前的构想,在中原地区大打歼灭战,华野在中原战区获得了不少优势。

1948年9月,根据当时的形势,粟裕又酝酿了“淮海战役”的构想,他计划分两步走,先夺取淮安、淮阴两地,再向海州、连云港进发。

9月24日,为了抓住战机,在华野攻入济南城,部队还在巷战的时候,粟裕就迫不及待地向中央军委提出了自己的计划。

经过一天的研究,毛主席发出电报,同意按照粟裕的计划进行淮海战役,但是,中央军委在粟裕的“两步走”之前,又加了一个目标,就是首先需要将黄百韬兵团歼灭在新安一带,将“小淮海”打成“大淮海”。

黄百韬是国民党第七兵团的总司令,也是粟裕的老对手,他虽然不是蒋介石的嫡系,属于杂牌军出身,但是他狡猾多计,又经常带头冲锋,渐渐地也得到了蒋介石的信任。

华野在之前的豫东作战中,就曾与黄百韬打过交道。在睢杞战役中,围困黄百韬兵团达八昼夜之久,直到后来胡琏的第十八军和邱清泉兵团来救,黄百韬才死里逃生。

因为这次死守,蒋介石特意授予黄百韬“青天白日勋章”,并将新组建的第七兵团交给黄百韬。

第七兵团下辖3个军,驻守在陇海线东段新安镇,负责海州至运河一段的防务。

中央军委把黄百韬兵团作为首要作战目标,既有“围点打援”的意思,也有打开山东、苏北通路的考虑。

根据中央军委的作战计划,参与“淮海战役”的,除了陈毅、粟裕带领的华野,还有刘伯承、邓小平带领的中原野战军。

因为此次战役将投入两大野战军,规模巨大,所以粟裕向中央军委提议,由中野刘伯承、邓小平统一指挥全局,得到了中央的同意。

战略制定好之后,粟裕也依照原计划,准备对黄百韬的兵团形成合围,然后一举歼灭黄百韬兵团。

碾庄合围黄百韬

能从蒋介石的众多嫡系中杀出一条路来,黄百韬在用兵作战上,也有自己的独到之处。

淮海战役之前,黄百韬兵团根据蒋介石在徐州、蚌埠的安排,调动他的第七兵团,从新安镇向徐州方向撤退。

得知黄百韬向徐州撤退的消息后,粟裕当机立断,将原定发动战役的时间提前至11月6日晚,并得到了中央军委的同意。

黄百韬这边,虽然5号就开始了撤退计划,但是因为国民党徐州“剿总”司令刘峙打来电话,要求黄百韬停在新安镇,将从海州方向败退的44军接收后,在一起向徐州撤离。

命令下来,黄百韬不得不停下脚步,在新安镇等了两天,也正是这两天的时间,为华野的进攻创造了时机。

11月7日,黄百韬的5个军刚刚起身,华野的各个纵队,就在黄百韬兵团的必经之路上设好了关卡,等待大鱼入网。

在黄百韬兵团进入距离徐州60公里的碾庄休整之后,华野的3个纵队摸了上来,切断黄百韬兵团继续向徐州进发的道路,同时,其他纵队也赶了上来,将黄百韬兵团围困在碾庄圩。

碾庄圩是由十几个村子组成的一片区域,当地出于防御的目的,会在村子外面修建一道围墙,这个围墙就叫“圩”,在围墙外面,还有村民挖好的壕沟。

淮海战役发动之前,国民党的李弥兵团就驻扎在碾庄圩,当时他还指挥手下在这里修筑了大量的地堡和壕沟。

而且碾庄圩一带地处平原,视野开阔,除了修筑的工事,其他地方几乎没有掩体,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地方。

所以为围困之后,黄百韬立即选定了碾庄圩作为司令部驻地,除去西撤路上被解放军打掉的63军,剩下的4个军,被他密集地部署在碾庄圩的四个方向,将他的司令部严实地护了起来。

11月11日,完成合围的华野也对碾庄圩发起了猛攻。

对于这次猛攻,华野要求各进攻部队连续突击,趁黄百韬部不备,速战速战,在3-5天之内拿下碾庄圩。

只是谁也没有想到,华野的攻击一发动,便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挫折。

初攻不利

华野各纵队为了占领先机,本就是一路急行军,到了各作战点之后,几乎没有休整的时间就投入战斗。

而且,部队一路疾行,重武器都还没有运到前线,主要依靠轻武器,很难打出优势来。

与此相比,黄百韬的兵团占据有利条件,有地堡和壕沟的掩护,他手下也有很多有丰富作战经验的老兵,直接把机枪放在离地面极低的高度平行扫射,这样一来,即使华野的官兵想匍匐前进,也会造成极大伤亡。

而且黄百韬手下的士兵还丧心病狂地用老百姓做掩护,将机枪直接架在他们的肩膀上,让华野的战士不敢射击,又造成了一大批死伤。

两天的战斗下来,尽管战士们作战勇猛,但是进度却非常缓慢,而且伤亡也非常大。

为了指挥作战,粟裕带着华野的指挥部来到了离碾庄不到10里的满山驻扎,当得知他的指挥部已经在敌人火炮的射程之下时,中央立即要求粟裕的指挥部后撤10里。

此时,陶勇带领的四纵队伤亡4300多人,伤亡比例已经超过三分之一,当粟裕打电话询问伤亡情况时,陶勇不敢说出具体数字,只想粟裕保证自己一定带领全队战士拿下阵地。

直到粟裕发火,陶勇才把数字报了出来。

统计了其他作战部队的伤亡之后,华野内部气氛瞬间凝重起来,这跟他们的预期相差太多了!

此时华野内部因部队伤亡过大,一些悲观的情绪开始冒头,为了制止这股情绪在部队中蔓延,粟裕决定,在战争胜利之前,不再上报伤亡数字。

粟裕曾经说过:大兵团作战时,整个战斗已经部署好了,各个作战部队都需要坚决完成任务,否则,牵一发会动全身,会影响整个战局。

因此,在战斗没有结束之前,一般不得向上级报告伤亡,以免影响指挥员的决心。

不上报伤亡数字,也不代表粟裕无视战士的生命,让他们继续做无谓的牺牲,因此,在做出上述决定之后,粟裕又命令各纵队暂时停止进攻,另做部署。

二战碾庄圩

初战碾庄圩遇挫之后,粟裕冷静下来,仔细地分析了当前情况,立即对部队的进攻做出了调整。

粟裕命令所有纵队不再全面进攻,而是利用夜间,把交通壕挖到距离敌人阵地前沿30-50米处,进攻时,部队直接从壕沟里冲出,减少部队因冲锋带来的伤亡。

第二,所有纵队也不再进行全面进攻,而是先集中兵力,进攻黄百韬兵团中较弱的44军和100军。

第三,利用交通壕,逐个击破敌人的火力点和村庄。

接下来的时间,华野各纵队不再组织对敌主动进攻,而是全力以赴挖掘壕沟,将交通壕延伸到敌人的眼皮底下。

与此同时,华野的火炮、坦克等重型武器终于来到前线,毛主席也发来电报,命令华东局和中原局,要尽全力做好华野的后备支援工作。

准备了两天之后,11月17日,对碾庄圩的战斗再次打响。

这一次,华野的战士们不仅有了壕沟的掩护,坦克、火炮也已经就位,按照之前的部署,他们把主攻的方向瞄准了黄百韬的44军和100军。

总攻发起之后,火炮先行,敌44军所有的地堡被炸了个遍,军部也被直接炸毁,44军军长王泽浚差点被活埋在里面,军部和师部的通讯也被切断。

炮火刚停,华野6纵的步兵簇拥着坦克就来了。

然而44军通讯虽断,但仍然凭借工事拼死抵抗,一天激战过后。44军150师师长赵壁光才率领残余的2500人向华野6纵投诚。

到了18日中午,敌44军剩余部队完全放弃抵抗,连军长王泽浚在内的4000余人成为了解放军的俘虏。

同一天,原本顽抗的敌100军见到攻进来的解放军头戴狗皮帽,误以为东北野战军的百万大军也来了,吓得赶紧投降。

此时的黄百韬还在指挥他的手下拼死抵抗,他还想着多抗一会,等到邱清泉与李弥的救援部队来了,他就可以像之前在豫中战役中一样突围了。

但是他的希望随着国民党“参谋总长”顾祝同的一番话破灭了。

战斗第二天,顾祝同受蒋介石委派,乘机飞到碾庄圩上空,用电台联系黄百韬,建议他主动向西突围,与邱、李部汇合。

此话一出,黄百韬就知道增援无望,自己大势已去了,他索性横下心来,坚持顽抗到底。

尽管解放军调整了策略,但黄百韬剩下的两个军,凭借着防御工事拼死顽抗,仍让华野付出了不小的伤亡。

为了尽快补充战斗力量,华野大胆开创了“即俘即补”的政策,当天就把俘虏的国民党军吸收进入华野,第二天就让他们上前线参战。

华野当时的情况,因为战斗减员,导致很多班只有一两个老兵,其他都是补充的国民党俘虏,有些人穿着国民党的衣服就冲入战场。

这些投诚来的国民党军,在华野官兵的带领下,各个奋勇杀敌,粟裕也再一次调整作战部署,向黄百韬残余的兵力,发起了最后的总攻。

全歼黄百韬部

根据中央原来的部署,华野是打算多留黄百韬几天,好围点打援,顺势歼灭邱清泉和李弥的兵团。

但是根据观察,邱清泉和李弥二人救援并不积极,围点打援的计划很难实现,既然如此,那黄百韬也就不必再留。

11月19日,华野4纵、8纵、9纵向碾庄圩发起了最后的总攻。

此时,华野的后勤补给已经到位,炮兵对准黄百韬剩余两个军的阵地,万炮齐射,整整打了一个晚上,把黄百韬的隐藏火力点全部炸毁。

为了进攻,9纵的官兵冒着刺骨的严寒,淌过碾庄圩南面的壕沟,将敌人设在外围的机枪阵地一举拿下。

而黄百韬剩余的残兵,靠着之前空头的火焰喷射器,仍在负隅顽抗,华野每攻下一个阵地,都要付出艰辛的努力。

经过两天的血战,黄百韬兵团阵地接连失守,只剩下少量残兵还在坚持。

黄百韬知道自己已经无险可守了,他吩咐手下64军的军长刘镇湘率部突围,自己带着25军副军长杨延宴四处逃窜,直到他的腿被流弹击中。

此时的黄百韬已经穷途末路,跑也跑不动了,不愿成为俘虏的他举枪自杀。杨延宴随后被俘,黄百韬的整个第七兵团,终于被全歼于碾庄圩。

黄百韬第七兵团的覆灭,标志着淮海战役第一阶段的正式结束。

此战,华东野战军和中原野战军,共毙敌5万余人,俘虏9万6千余人,华野也付出了4万9千余人的伤亡。

参与碾庄圩围攻的几个纵队,最少的伤亡都在5千人以上,有些纵队甚至连营级干部都换了5、6次,纵队中原有的战斗骨干基本损失殆尽。

这次对黄百韬兵团的作战,粟裕撑了整整七天七夜,直到黄百韬兵团覆灭的消息传来时,他才松了那股劲,身子一歪就晕了过去。

粟裕将军在我军之中,因为带兵打仗本领高强,有“粟裕尽打神仙仗”的美誉,然而就是这一次战斗,让他神经紧绷到了空前的程度。

一方面,他要承受着部队伤亡,还要紧张地思索战争局势,脑力运转已经超越常人可以忍受的局限。

也是在此战之后,他落下了失眠的毛病,之后还因为头痛难忍,不得不去苏联治疗。

结语

苏联的朱可夫元帅说过:战争对于下级军官和士兵来说,就是一个巨大的绞肉机,战争一旦打响,伤亡在所难免,作为指挥官来说,只能尽最大的努力,让部队以最小的伤亡获得胜利。

战争的关键时候,最需要的,是军队的士气,如果士气低迷,那么接下来肯定会有更大的伤亡,因此,粟裕将军“不上报伤亡人数”的命令,也是碾庄圩血战能够获得胜利的原因之一。


posted @ posted @ 22-07-21 12:55  admin  阅读量:
亚投彩票平台,亚投彩票官网,亚投彩票网址,亚投彩票下载,亚投彩票app,亚投彩票开户,亚投彩票投注,亚投彩票购彩,亚投彩票注册,亚投彩票登录,亚投彩票邀请码,亚投彩票技巧,亚投彩票手机版,亚投彩票靠谱吗,亚投彩票走势图,亚投彩票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亚投彩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