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恨不生在江南, 被春天如此相欺

江南春来早,北国还是冰融依寒的时候,江南却已春枝早发,绿柳成疏绦。为你,总觉今春来得早,为你,总盼春在身前绕。只是,今春面对这场相遇,竟然如此严苛的表情,迟迟不肯及暖。为此,我竟恨不生在江南,被春天如此相欺。从来都将相遇,用春来做定格的方式。

忆初见时候,好一个清朗朗的笑颜,浅浅的探询,微微的轻俯,我的目光与笑靥,就在你的颌下轻巧透露。弹指琉璃珠,大概便是那时的情景,在一场局里,布来来去去走不出的路径,每每的终点,便是回到你的指尖。那时,春暖煦阳般,于是,忘记了是初寒还是夏灼,执拗认为,相识至今一直都在春天。

你终是远的吧,山高水长之外,又加了音信疏。于是春便提示我有多少寒意,侵了身而后又浸了心,人便被寒袭。身弱的时候,总有些意志被摧折了,心下便半是坚持半是忧伤。却又总想在你回首望我的时候言笑晏晏,这番费心的思度,在寒与热中混乱的较量,成了今春独自的倔强。这一季的春脚步总觉太过迟缓,等的人都有些急切了。或者这不过是它在不满意那些相遇,那些从开始便注定了结局的相遇,偏有我这般固执的人在墨色里守候不去。

纵那端欢歌笑语,纵那些红颜粉黛被你的目光相描着,我却铺陈着一纸黑白色,绘着心期。你总笑我太青春的心思。或者,此一世,我只为一春而来,无扰无嚣,若最初的一朵桃般。你莫躲闪,随我的墨笔与手签,早被我编绘在了这本你不满意的纪念薄里。宣纸微黄,似陈旧的千年竹简,浅麻相连,红色流苏缀子轻垂,你会不会仅一眼,便喜欢上了这段装订的记忆。

从前的素色,被你搅起了轻粉,那么便绘一桃在相识的封面。桃蕊无形,只轻粉或浅或白的洇开,而那几笔勾勒的仿佛劲骨的暗色枝柯,是一路行走的曲折,幸而有桃瓣无形的跟随,幸而,有一朵完整的桃绽在页的中央,而后还有一颗琉璃珠相系相围。原来,无花繁叶茂,无盛景丰年,亦可以描摹出风月无边,这仅在尺素寸笺间的属于你我的风月,却总是错失于你的翻阅。

我与你隔着,或者,我应该将这相隔的距离以春来计。一剪春枝一段心事,慢慢的走近你或是任你离我甚远。人生若只如初见,该有多好,那便把此景作为扉页来纪。轩窗小坐,将闲趣和着青丝浅慢梳理,对镜时,正瞧见窗前的垂柳枝,寻一下燕子在哪里,可在去年的巢里又来再添絮。那日抬眼见你时,我正是这般的年光,这扉页再不题序,只做干净收藏。

下一段心事里,是否我因你而成为了窈窕淑女。为你悄悄在无人的镜前试量着蓝色印花旗袍,衣侧处的纽袢,像许下的愿,丝丝绾结入扣,头簪小篦梳,玲珑饰小巧的暖玉。若你还有前世的记忆,请忘了我今世的容颜,我已着了前世的春装,等在今世你的门前。为你,你可曾知道,我也是那抹朱门锁春深的愁红。纵是再有襟前绣上吉祥如意或是龙腾花似锦,那一身红衣早在心间失了新鲜模样,只因你行在哪里,我在楼高处也是不得望,只因,笛箫声亦未曾唤来你的琴瑟弦音。

那一袭红,早在阳光的迎视里被淘洗成了旧色。只是,他日访古般的抚腕时,请记得认清那枚指间的桃花,银已入尘渍,却一如旧时般绽开,未更毫厘。还是用一段入了春的心事来拟了花嫁,就如上苍总要给次第的花开一个结果。小窗门廊,挂尽红灯彩锦,池中有荷花鸳鸯,并肩并蒂,皆入了我对镜贴红簪的目光。最心怯的莫过于喜帕下的垂首,只看得见胸襟处的颗颗红花嵌银珠的盘扣,只想走至我眸底处的可是你的青履罩衫。

轻颤的流苏在等待着搁置于一双手间,扯去喜帕,我会否就是你心间颈上的红珠,悬挂着再不卸下。别怪我固执,如此这般的不放弃春天的想象。看恰逢此时满世界也遍是嚷着春天里,大街小巷的唱着,纵是埋葬也留在这里。你曾说过我亦是流俗的,那就这般让我流于俗心吧,漫过地久天长的河水,宁站在彼岸,独自拈桃为真,眉间,再不落淡淡春痕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亚投彩票平台,亚投彩票官网,亚投彩票网址,亚投彩票下载,亚投彩票app,亚投彩票开户,亚投彩票投注,亚投彩票购彩,亚投彩票注册,亚投彩票登录,亚投彩票邀请码,亚投彩票技巧,亚投彩票手机版,亚投彩票靠谱吗,亚投彩票走势图,亚投彩票开奖结果